美国高速公路遭遇财政危机 多条公路或受影响

时间:2019-11-03  author:嵇瓯  来源:龙8  浏览:97次  评论:84条

[ 美国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领先于世界的基础设施优势,正在彻底丧失 ]

许多对美国宽阔马路和现代化设施抱着美好幻想的人在首次抵达该国某个交通枢纽时的那一刻,都会有一种幻灭感。

纽约或洛杉矶的道路拥挤程度绝不逊于早上8点多的北京三环,机场也老得可以做北京首都机场的祖母。

“我们有些港口没法停超级邮轮,全美国还有超过10万座桥梁老到可以去领取联邦医疗保险。”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年2月的一次演讲中说。

在过去30年里,世界上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基础设施正在一天天老化,投资不足和漫长时光都在侵蚀着这些设施的表里。

现在看来,哪怕是将就使用也已到了终点,全美基础设施的钱包“高速公路信托基金”可能在今年8月彻底告罄。

钱袋告罄

据美国交通部网站信息,根据开支与收入比,美国高速公路信托基金中高速公路账户的现金盈余将从今年年初的105亿美元持续下降,大约在8月底时达到入不敷出的临界点。此外,该基金中其他公共交通账户的现金盈余也将从年初的42亿美元直降至8月底的10亿美元。

在美国高速公路系统中,收费路段仅有不到1/10,所以公路修建和维护成本主要来自燃油税。

然而,燃油使用效率的提高和美国人均驾驶里程的下降,正在降低整个国家对道路交通燃油的需求。

汽油销售的下滑不仅影响了加油站老板的生意,更直接影响到了联邦和州政府的钱袋。加油站注入顾客汽车的汽油每少一滴,高速公路信托基金这项保障美国基础设施正常运营的财源也会随之少一点。

销量在下降,但没有一个政治家敢于倡议提高自1993年以来就固定的联邦汽油税税率,哪怕这一财源正在日益枯竭。

根据去年美国土木工程协会的预计,美国2020年前需要3.6万亿美元投资于能源、公园、学校和交通设施,以保障国内基础设施处于一个较好的水准。具体在交通设施上,所需的投资达到1.72万亿美元,不过实际可用资金仅有8700亿美元。

美国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领先于世界的基础设施优势,正在彻底丧失。

地方自救

美国国会中驴象两党在面对上一次财政悬崖时的政治僵局,让许多州对联邦政府内部达成共识来施援已经不抱期望,转而开始实施了州内的各种“公路财政自救”方案。

最激进的方案在俄勒冈州,该州政府官员打算将针对汽油征税的传统改成按行驶路程计费。

俄勒冈州首府塞勒姆下个月将实行一项新法规:取消每加仑0.3美元的汽油税,代之以对行驶在州建公路上驾驶者每公里1.5美分的收费。该州认为依靠汽油税来支撑基础设施的办法已经不可持续了。

该州还将实施一些其他方案,如在高峰时间或最为拥堵的城市核心区对机动车额外收费。总之,务必找到一种办法来让机动车为他们轮下驶过的公路付费。

就算没有像俄勒冈州那样完全打破现行收费体制,马里兰、马萨诸塞、宾夕法尼亚、佛蒙特、弗吉尼亚和怀俄明等州也都在去年提高了汽油税税率。

在纽约,一项提议是在横跨布鲁克林区、皇后区和曼哈顿之间的四座大桥上设立收费站,并像伦敦一样在市区设立拥堵费收费区。2008年,时任纽约市长的迈克尔・布隆伯格曾经提出过类似计划,后被否决。

这项计划预计将产生15亿美元的额外收入,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与更新。

两党分歧

在美国联邦层面,让分裂的国会在某一问题上达成共识从来都很困难。

根据美国土木工程协会公布的数据,超过42%的大城市高速公路处于拥挤状态。在城市轨道交通系统方面,许多南部和西部城市的地铁和轻轨,其维修欠账总计达到了590亿美元。

美国交通部长安东尼・福克斯已经排除了联邦层面向大多数州自救方案看齐的可能。“没有提高汽油税的打算,共和党也不会愿意增加预算来解决这个危机,”他同样对按里程数收费的主意嗤之以鼻,“我不认为这是可行的。”

联邦层面对于高速公路基金的争论中,还包含了南部各州与北部各州之间的分歧。

相比纽约、新泽西这样的北部州,南方各州更依赖于汽车而非公共交通,所以自认为对高速公路信托基金的贡献超过了享受到的权利。公共交通系统发达的北部则属于受益群体,这让两党政治分歧之外更增加了地区分歧。

福克斯的办法是通过改革公司营业税来实现开源,这被认为将在未来4年募集1500亿美元。但该方案能否在国会通过还很成问题,共和党方面对用公司税收为交通基建埋单并不感兴趣,他们担心这事实上等同于加税。

如果两党无法在未来几个月这一基金枯竭前达成共识,那么去年两党陷入僵局导致的政府关门可能换个形式上演,这次关闭的将是那些拥堵的高速公路、嘎吱作响的桥梁和其他危险而难以收拾的问题。

至于那些得过且过继续靠着燃油税过活的州政府们,每次人们看到特斯拉电动汽车店里那张很快将覆盖全美的超级电站图时,几乎都能听到丧钟之声在这些州的公路上飘荡。